美文摘抄网>美文>经典美文>阿七婆的疯事

阿七婆的疯事

廊客廊客 4 0 2020-08-26 04:18:31

  “总爷,饶了我们吧!”

  “他快要被打死了…….总爷……黑老叔——黑老爹——黑老爷”。

这凄惨声音,是村子阿七婆呜咽声中淋出的血水,她已经分不清楚血与水的成份了。

他的儿子躺在地下,奄奄一息着还能流出来的最后的血。

她上前扑在儿子身上,这是她的不满十五岁的唯一儿子,因在后山放羊时,看到一卷写着黑帮会杀人的字,在字纸散落不远处,他捡到一件血与刀混合着破旧袄子,他说是他爹留下的……。



  她没有能够阻止那些纹身着黑龙帮会斧头标识的大汉。

她儿子,在总爷一声割掉的口令下,她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的头让吞吐斧头砍下。

阿七婆顿时眼前一片模糊,一张血红的大门打开,她浮动在血红色中,再也没有记忆了。



  从此,她一直认为是她那位老头子的不好。

老头子,失踪几年了,是她把她的宝贝儿子带走了,她恨她的老头子只留下一件血衣,还有血衣里写的治病扶正的字。

村子里人们,总说那件衣服有鬼魂,让她把它烧了,她不肯,总说孩子她爹会回来的。

这一次,她更加相信儿子在他爹那里,他们会回来的。



  每到暮晚时分。



  她总坐在村子边的路口,蓬乱着散发,双目象一根死木,无神目光如她的记忆,她喃喃自语地望着后山说:孩子他爹呀,你们下山回家时,千万别走那条有黑狼黑虎的路,也千万不要说遇到什么黑道黑势了。

她显然神志不清起来。



  村子的人们说她已经疯了。



  不过,她经常到后山小河边,用石头堆呀,堆呀…….,她说这些石头,多么象她家屋顶上的星星,她要捡回来,放到她老头子与孩子回来的路上,不让黑道与黑势把他们抓走。



  河,也结冰了。



  后山,更加恐怖起来。

人们,自从那天后,就没有人再敢到后山采中药材,也没有人敢提起村子有一位看书学医治病的事。



  她疯了。

她看见那些枯草就说,就问。



  她疯了,她看见枯草就认为是她的老头子与孩子的头。

她要好好地帮他们梳一梳头发,说道:你们走了一年又一年,头发青了又黄了,怎么不回来到家里看看,跟我见一面呢?

  时间,大概也老起了她的疯病。



  一辆黑色豪华轿车,突然停在她面前,跳下几个黑大汉,黑老叔也在车上,看了看。

“嗯嗯,她……确实疯了,她这样日子还真不错呢。



  “你们,有时间也到后山去,帮她选一个老去的好地方,不过,不要打掉…….”

  “她,已经疯了,她说的话,哈哈……呵呵……”

  一切,一切,……….?

  一个法律的质问,在村子后山,走了几道弯,走过了几重山,也没有能走过一条河。

黑道黑势黑社会的纸牌玩转了山与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