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摘抄网>美文>短篇美文>县城老街,永远的怀念

县城老街,永远的怀念

倪珂愉倪珂愉 19 0 2021-11-03 20:08:47

  当我从网上看到,县城的东西等老街,正式启动棚户区的拆建改造时,心里好像被立时割了一块肉,嗒然若失,油然而生。

似乎和许多年的红颜知己,由于某种不得已的原因,挥泪作别,难舍难分。

  2017年8月9日,许是都昌县载进史册的日子,是都昌人在今后值得怀念的日子。

是啊,终于拆了,那些斑驳而沧桑甚至是摇摇欲坠的,已经和新时代格格不入的老式建筑,终于要改头换面,以崭新的面貌示人了。

这使得人们既感惋惜,又觉兴奋,心情不乏悲喜交加。

  工程车张扬着坚毅的钢铁长臂,似乎在打开历史的尘封箱,将那些断壁残垣和苔癣风化装进去,然后郑重而小心翼翼地把锁锁好。

  但随着工程车一下又一下的挖掘推进,倒塌的轰隆声中,那些曾经鲜活如美媚的俏丽容颜,怎不随着溅起的土尘,扑面飞扬过来。

  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,都昌县是由于南朝宋永初二年,即公元421年鄡阳发生了大地震,按下了鄡阳那只“葫芦”,于唐武德五年即公元622年设置都昌县,从湖上浮起这只“瓢”的。

所以古代的都昌县,就像一只胎盘,紧附在鄱阳母亲湖的宫壁,与水浑成血肉之连。

那时人来人往的码头,橹声如歌,桅杆若旗,是县城繁华的人流物流中心,只是到了九十年代后,随着陆路交通的逐步改善与发达,港口才慢慢地变得乌篷渐稀,笛鸣渐失,继而进入本世纪,移山填壑,平湖造楼,将西河缩改成西湖,河边融入到南山风景区,方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  那古老县城的港口码头及老街如何繁华,当然只除了翻阅史记和辨认踪迹,再也无法找到见证人。

但是,当县城的轮廓基本还止于福德隆超市,即原来老汽车站的时候,当县府路上的二中即原来的都昌师范,还在离城区较远处于荒郊野畈的时候,县城的码头及老街,那时无疑是彰显都昌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中心的龙头角色。

相信中年以上的人都会记得,从轮船码头至东街西街,包括附近的金街岭、彭家阁、斗街等地,那是曾经多么地热闹繁荣的地方。

尤其是东西街,店铺鳞次节比,客贾商贩云集,人流日夜如织,大到百货土杂,小到包子铺、理发店、旅馆、酒肆……谁没有上那儿赶过集,买过日常需要的物品。

  那时候上县城逛街,应是件比较幸福的事情。

因靠湖的人倒好些,乘船去县尚较方便,不靠湖的人就难了,公路高低坑洼,崎岖弯曲,去县城要作二十四个准备,如果是晕车,颠得人肠子都要吐出来,则更免谈。

于是有些人,特别是路较近的,干脆就步行到县,回去便满脸炫耀,说在县里看到了猴子演把戏,或吃了鲜美的馄饨,夸夸其谈。

  毋庸置疑,那时候的县城模样,比之如今的县城风貌,自然是小而简陋,蔽而寒酸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无法被现代人可圈可点。

然而,一种风貌只能比一种时代,历史的长河中,翻涌的只能是对应时代的浪花。

只要你曾经去过县城的东西街,那么不说别的,就说从那街巷里飘出来的包子馒头香味,至今不会在你的脑海里销魂缭绕?坦率说,现在的包子馒头,不管其名字叫得多么好听,似乎都没有那时候的味道纯正香气。

那是种朴实至诚不掺假的香味,令人铭记于心的。

  是的,先前的都昌人,想要解解嘴馋,或想购些好而称心的物品,乡下是难以有的,必须去县里的东西街,才能基本上想要什么,便能买到什么。

后生子购物比较随意,但总想去剃头店里将头上胡子拉渣的门面打扫一下,回去后好吸引村里姑娘的眼球,或者好取得家里媳妇的欢心。

女人们到县就忙了,年纪多点的想给家里的心肝囝囡扯块洋布,年轻的姑娘更是在布衣店里左比右比,常常弄得眼花缭乱。

如果是结婚做新娘子,则恨不得将店里所有五颜六色的布料都买回去。

  倘若时间管够,雅兴人特别是正处热恋的青年男女,再去看一场电影将是最好的选择。

电影院就在步行街的旁边不远,是县城在那时侯的主要文化娱乐场所。

九十年代前的农村电视都少,人们能看场电影那是叫奢侈,恋人们把去县看电影,看成是最美的浪漫和罗曼蒂克。

  当然,有些人去县不是想看电影,甚至并非想购买啥物品,但他们就是想上街去走走,觉得都是一种荣耀。

平时在乡下走的不是泥泞田塍,至多也只砂石马路,看到的不是田地庄稼,便是低小猥琐的泥土屋,只有去县里,去到那四通八达、川流不息的街上,方才觉得没有白活。

街上有平时看不到的两层,甚至三、四层的高楼,道旁虽然也不乏低矮平房,而且还有些和乡下一样是土木,但它们却能使人感觉高贵,内有琳琅满目的货物供人欣赏选购,会有诱人的香味不断飘出。

街道上时有高亢的商铺或游贩的吆喝声,并有自行车不时从身前或身后响起的铃铛声,那声音组成动听的音乐,使人陶醉流连忘返。

  然而,昔日的感觉再美妙温馨,皆已成了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的历史断章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洪流冲击涌入,码头、西河、造船厂……等先后都被这股新兴的洪流沙埋水覆了。

崛起的是幢幢高楼大厦,代之的是渐渐壮城扩市。

去南山早非“水隔南山人不渡”,而是阔路铺湖堤,柳情浓湖韵,广场缀湖景,游人遍湖周。

如今,县城的东西等老街,也要行棚户区拆建改造了,那所剩无几的古县痕迹也要被巨手抹去,但这是历史的潮流,时代滚动的坚强步伐,任何人也无法阻挡。

时代如一辆庞大的前进列车,当它从盘古开天地的炎黄车站出发,呼啸在通往无尽的时空铁路,行至今天的站台时,就该有它美丽的风景。

  只是,我们这些坐在时代列车上的旅客,每在欢呼旧貌换新颜的同时,总有一股无法言状的惆怅挥之难去。

有人说,这是人都有喜欢怀旧的通病,新站台的景色再美,依然抛不下旧站台的风花雪月;也有人说,这是有些人难以接受新生事物,心态不能随驰骋不止的时代列车及时转移,喜欢沉浸在陈欢旧迹。

但无论如何,当几位朋友煮一壶好酒,聚坐在一起笑谈着古县城的东南西北四城门,当人老了摇一把蒲扇,甜蜜地忆起小时候曾经在老街买过棉花糖,忆起那曾听人说过的,城中纵横交错的十三街的逸人趣事,何尝不是美滋的享受!

  而且更要紧的,县城的老街虽然在过去欠发达,但它总有过辉煌,是都昌人曾经捧为日月,趋之若鹜的地方。

在它沧桑的背后,甚至还有些较之今天浮躁的社会,显得金贵而珍惜不可丢掉的东西。

人们若将那老街古朴至诚的东西铭记于心,并且励志后代,那么是对县城老街的最好怀念,是走向未来的发展中,弘扬人间真善美的人性之幸。

  鄡阳没了起都昌,汉月移唐映史章。

  大降大浮嗟世事,可悲可喜慨沧桑。

  长河涛旧总汹涌,时代推新宜激扬。

  只惜古痕烟化去,从今怀念付霓裳。

标签:永远怀念
推荐短篇美文